【3/20第一天,抵達飯店】

坐在來往英法的飛機上,看著下方逐漸清晰的街影,令我感到雀躍不已。歷經了將近24 小時的飛行與輾轉,真不敢相信我夢中的巴黎,這次真的離我這麼近。手錶上的12:30..走進機場,入關的服務人員很親切,帶著甜美的笑容說了一句 BONJOUR,要我出示回程機票即大功告成。出了機場,找不到到市區的RER 電車,鼓起勇氣向迎面而來的小姐問路,她親切地告訴我必須要先搭乘接駁巴士。剛好公車馬上開來,便硬著頭皮跟著大夥上車,也不清楚是否要付費什麼的,一邊捏著冷汗、一邊察言觀色...還好公車到站時,大夥都神色自若的下車了,我也趕快拎著行李尾隨著下車。到了RER搭乘處,小心翼翼的向售票小姐買了張往CHATLET 的票。

躍上列車,車上充滿了一種詭譎的氣氛,有種莫名的疏離。突然間躍上一個男孩,跑到電車中央,說了『各位先生、女士,請欣賞為您帶來的演奏。』便逕自表演著手上的手風琴,姿態煞是俐落,讓我這少見多怪的異鄉客感到無比驚喜。也為我的巴黎之行展開了美好而驚奇的序幕。

走出地鐵站繞個兩條街就抵達旅館了。這個地區的建築都很有法式風味,旅館也是小巧可愛。拿了訂房確認函向老闆表明來意,親切的老闆遞給我們房間鑰匙。房間很小,不過還算乾淨,興奮的往窗外張望,對著個陌生卻嚮往的城市感到無比新奇。窗外開始飄雨。禁不住長途跋涉的疲累,竟不自覺地睡去......

飯店窗外的白日景觀.....
待在飯店的時間,總是會忍不住開窗探頭望望街上的風景。由於出了飯店即是熱鬧的大街,從窗外俯瞰人來人往,用另一種角度來觀看巴黎...


【3/25 第一週,開始上課】

今天是我到語言中心上課的第一天,心中充滿了期待與不安。進了中心,迎面而來的都是每張笑盈盈的臉龐,讓我頓時安心不少。我們被安置在一個小房間裡做測驗,先是進行筆試,之後由編測人員安排三位新生一組的方式,為我們進行口試。和我同一組的是一對美國女孩,她們在瑞士認識,然後相約一起來這裡學習。和他們相較起來,我顯得有點孤單。在等待分班的同時,我和一個頭纏著白色頭巾的瑞典女孩聊天,她看似僻靜,但和她聊了幾句之後,得知她學法文沒多久,突然來到全是法文的環境,心中應該充滿了緊張與焦慮。在中心人員幫我們介紹中心設施的途中,她常要求我幫他翻譯。此時我至少覺得自己的法文還不算一無是處。

之後,我被分到第13 號教室,一踏進教室,又是許多陌生的臉孔,我發現兩個和我相似的亞洲臉孔,這讓我在一遍白茫茫的人海中,似乎找到了一許溫暖。一問之下,他們也是台灣來的,並親切地告訴我許多要注意的事項,讓我放心不少。

第一堂課,在滿心欣喜中渡過,我喜歡這位 ROLAND 老師的教學方式,在輕鬆的氣氛中極具系統性的教學。我一邊偷瞄教室中的他國學生,心想著被這麼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包圍著上法文課,這可是頭一遭。


【4/5 第二週,課程結束】

今天就是上課的最後一天了,來這裡僅有十天,跟班上同學並還沒開始熱絡的往來就得離開了,這點讓我覺得很惋惜。來自不同國度卻齊聚在此,應該是很難能可貴的緣分,但也結束的太快。

今天的心情很複雜,很像人生又完成了一個階段,就像一年多前從學校畢業般的不捨,許多曾經有過交集的人、事、物,暫且不論交會程度是深或淺,也許大部分都只能成為過客,離別的滋味就是這麼令人亂了分寸。

我還喜歡這邊的上課方式,老師教的非常有系統,將我遺忘的部分又複習了一遍,也釐清了很多含糊的觀念。
要從這裡『畢業』的人,都必須先完成一個能力測驗。

這天,終於輪到自己了,一邊作著測驗,腦子裡快速閃過的盡是在這裡兩星期的所有畫面。下課前老師發給我一張證書,也和老師告別。老師說也許很快會再見面,我試圖說服相信自己以減輕此刻的感傷。

出了教室,一一其他同學道別,我努力克制心中那股強勁而酸澀的感覺。雖然和同學們相交不深,但離別時可能就注定會傷感,很多人曾經交錯在同個時空,然後又各自離去,誰也無力改變。

 

【總心得】

來到巴黎像是做了個美好的夢。我始終忘不了行前企盼的興奮、深入其中的沈醉和離別的不捨。

初到此地時,還在探索階段,總覺得巴黎雖美好但確疏離,甚至消極地覺得無法深入融入此城市,隨著待在這的時間愈長,偶爾或許也不經意地留影在遊客拍攝街景的照相中,我才驚覺自己早已深入其中。

生命就應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這句話用在巴黎再適合不過了。

街頭林立的唯美法式建築、隨處可見露天咖啡座上滿滿的人潮,公園裡也總是有許多巴黎人比我這無所事事的觀光客還悠閒的曬著陽光。當台灣人還在辛勤工作餬口的時後,這裡的人兒可一點也不浪費地在盡情享受生命,就連星期天,大多數的商店也不願意為了利益而犧牲寶貴的假日時光。

巴黎的多元和包容,從我第一天到達時所搭乘的電車即可窺探其端倪,望眼看去組成眼前景象的是混雜的各色人種和帶有不同背景的異鄉客。在巴黎豐富和奢華的美感的陰影下,其背面卻是另一群在黑暗的族群,數不盡的流浪漢、和討生活的街頭藝人、背著小孩四處行乞的婦女,也交織成巴黎的一種另類風格。 

說巴黎美的太奢侈一點也不為過。當我在清晨七時跨過熟悉的 Rivoli 街,只為返回旅途出發的原點,卻無意瞥見玻璃櫥窗反射出的微濕眼眶。
我知道我一定會再回到這裡,與我愛戀的巴黎重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飛達海外教育中心 的頭像
飛達海外教育中心

飛達海外教育中心

飛達海外教育中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