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望著她,來來又回回,徹頭又徹尾,一眼都捨不得離開她的白嫩、細緻、含苞待放......

 

她,是布魯塞爾市場裡的一顆菜,我的比利時好友稱她 Chicon,發音竟與中文『氣功』一模一樣。

『氣功』吃起來和她那稚嫩的外表很不同,竟帶著成年人的苦澀,但被火腿裹著與奶油一起進烤箱後,她卻轉了性,變得軟嫩而回甘。

 

逛市場,總是旅行中讓我最放鬆的時候,你可以上上下下打量菜盤裡的這些陌生人,

望一百次也不必擔心失禮,有時,你還可以不客氣地偷摸她兩把。

 

你不用擔心她騙你、趁你不注意的時候拉開你的背包、對你飛快地講一堆聽不懂的話......

這些菜盤裡的陌生人,總是溫柔的望著你,等著你帶她回家,讓她撫慰你飢渴疲憊的身心。

 

人和食物間的親密關係,不需言語。

 

每個市場又像一本精采的百科全書。

 

逛了祕魯市場,才曉得原來馬鈴薯竟高達三千多種,每天吃一種,吃 10 年也吃不完;

庫斯科,天竺鼠和雞一樣是餐桌上的常客,市場裡,一隻烤好的、嘴巴張得大大的天竺鼠, 約台幣 400 元;

哥倫比亞市場小攤裡的甜甜圈,世界無敵!裡頭包裹著一種甜而不膩的軟餡。

南美人多吃根莖,不吃葉菜。我花了 12 塊台幣買了顆沒人要的大白菜,和蒜頭、醬油和豬 肉絲煨了兩下,竟成了厄瓜多大廚在葉菜料理方面的啟蒙老師;

兔子在英國市場跟雞鴨一樣,殺好了就倒掛著,兔頭上綁著一只塑膠套,接血;

蘭州市場裡的新鮮無花果,之軟之甜!讓你不禁疑問為何無花果乾卻是酸到垂涎?

義大利的紅椒黃椒是台灣的兩倍大,某種亞德里亞海特有的魚,產期只有兩星期;

紐西蘭市場裡,還沒飄洋過海的毛毛果,原來是這麼軟這麼甜;

台灣水果種類之豐富、品質之好、價格之實在,原來鮮少國家得以匹敵......

 

 

將這些陌生人帶回家,洗淨、切塊、烹煮,是最愉快的探險,

她們總帶著我的味蕾前往從未 想像過的地方。

 

這個傍晚,我往鍋子裡到了三杯米、三杯雞高湯、半瓶油漬朝鮮薊、半罐油漬黑橄欖與綠橄欖,

再把切丁的黃紅椒通通倒進去,先用大火煮滾,再轉小火蓋鍋蓋煨 5~7 分鐘,接著關火用餘熱悶 10 分鐘。

開鍋蓋,攪兩罐鮪魚罐頭進飯裡,端盤上桌。

 

我完全不知道這樣的程序正確與否,只知道味道和 Torino 小店裡的味道相去不遠。

在葡萄籐下的餐桌,餐盤裡這些土生土長的義大利原住民,成功安撫我的脾胃與心靈,

隔壁的義大利老先生經過,溫柔地笑著:Buon appetito!(請享用)~

 

    飛達海外教育中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